首页 > 新闻 > 头条要闻 > 正文

神木女孩遇害案背后:少年疑犯们的朋友圈

发布时间:2018-12-04 17:40:38   来源:新京报    

9月23日,15岁的初三女生刘雨被3个同龄人灌醉,带到朋友家中。在那里,5个岁数相似的男女将刘雨的衣服脱光,用皮带抽打,并踩踏她的胸口。第二天早上,他们发现女孩已经死去多时。

在陕西神木,记者从23岁青年钱邦口中了解到这件事。作案后,14岁的嫌疑人郑友涵将这件事告诉一个女孩,女孩转述给钱邦。

“我觉得这个女孩子好可惜,就打电话说服郑友涵自首,可是电话打过去就挂断了。”钱邦说。

几天后,郑友涵与同伙在延安因盗窃被抓,并交代了这起杀人案。警方透露出的信息说,几名犯罪嫌疑人将被害人带到当地一家宾馆进行卖淫,后因嫖客不满意,“五名犯罪嫌疑人将被害人衣服脱光后,轮流用皮带、拳脚、砖头对被害人进行长达数小时的殴打。”

刘雨被害两个月后,记者在神木见到了一群15到17岁的少年,他们在不同场合见过刘雨,也和几名嫌疑人的圈子多有交集。他们有的已经辍学,有的行将离校。

他们并不觉得刘雨完全属于这个圈子,“她是会把作业带到KTV,我们玩、她写字的那种。”

离家出走

“总觉得她身上有股哀伤的气息,”刘雨的朋友黄亦宁说。刘雨曾在5月20日那天,在QQ空间里亲昵地称呼黄亦宁为“傻瓜”。

两个女孩相识于一个人数过千的交友qq群,都羞于在群中发言,便私下交流。她们都上初三,同级不同校,黄亦宁16岁,刘雨15岁。

刘雨曾向她展示左臂上的三道伤疤,称是自己割伤的。刘雨称,自己在家里会挨打。

刘雨称呼黄为“姐姐”。少年们告诉记者,他们有时会互认兄弟姐妹,对他们而言这是重于朋友的关系。

有一次回家路上,刘雨坐在黄亦宁的电动车后座上:“姐姐,我想自杀。”黄亦宁的父母刚刚闹过一场,心里也憋着气,“我说,要是自杀,你等等我,我们一起。”

黄亦宁记得,刘雨没有接话。

刘雨的父亲有一辆小货车,平日为家具城拉货,每天早上八点出门,晚上八点回家,月收入少则三千,多则五千;母亲在KTV做保洁员,晚上六点钟上班,半夜两点钟下班,每月挣一千多元。她回到家,女儿有时还在伏案学习,让母亲感到心安。

女孩失踪后,家属发出寻人启事。受访者供图

开家长会的时候,老师说,“孩子乖倒是乖,可是在班里一天说不到五句话。”刘雨母亲说,他们知道女儿性格内向,父亲偶尔逗弄她的辫子,想和女儿多说几句话,但她只是一脸不耐烦地转开脑袋。

在朋友们印象里,刘雨偶尔询问朋友能否到对方家中过夜。“你能收留我不?”刘雨曾问与她同读幼儿园和小学的一位初三女孩李薇。“不行,我妈和我姐吃了我呀。”李薇告诉记者,自己一口回绝了她。

当时在宾馆前台工作的17岁男孩江禹成也成为刘雨的求助对象——他们也相识在QQ群。他记得她戴着黑框眼镜、梳着一条马尾辫,身材瘦削。

两人交流并不多,只是偶尔互道早安、晚安。后来的某天晚上,刘雨突然跑到江禹成寄居的朋友家里,甚至没提前打招呼,就说和父母发生了矛盾,要借住一晚。

当晚,刘雨寄住在江禹成朋友的屋子里,并不知道她的父母已经报警、发动亲朋好友四处寻找。刘雨的母亲说,就在他们在家中四处翻找刘雨的照片,准备打印寻人启事时,女孩自己回来了。“当时心里想过要打她一顿,但是等看见她,就忍住了。”

事后,班主任在全班提起这件事,要学生不要离家出走。有人在班里说起她曾喝肥皂水自杀,很多人哄堂大笑。黄亦宁从刘雨同学口中听到这个情节。她不知道刘雨何时成为同学的笑柄。记者数次致电刘雨的班主任,对方不愿作出回应。

刘雨没有向黄亦宁提起这些。她只是在QQ空间里写道:

“不是我没有阳光,只是我的阳光被扼杀了。

既然你们都那么讨厌我,那我就不会在(再)打扰你们了……”

对女儿的内心世界,刘雨的母亲一无所知。“家里一个儿子一个女儿,很宠爱她,”母亲说。她偶尔脾气上来了,就伸出手拍一下女儿的后背,但从不敢下重手。

 1/5    1 2 3 4 5 下一页 尾页

推荐阅读

女性新闻
创新成长
休闲生活
时尚/美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