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情感 > 情感故事 > 正文

倾诉:与一个离婚男人恋爱的麻烦

发布时间:2018-12-20 18:32:59   来源:漂亮女人    

倾诉人:午荷,女,24岁,公司职员

耳光响亮

上周六,男友贺翔的同事过生日。中午,我们提着生日蛋糕从家里出来,准备去赴宴。刚下楼,贺翔的前妻秀禾迎面走过来。因为贺翔走在前面,她只看到了他。她一脸愤怒地指着贺翔骂他是流氓。随后,她看到了跟在贺翔身后的我,便立刻调转矛头,对我破口大骂。我低着头,努力不去听那些不堪入耳的“汉骂”。谁知她越骂越激动,竟然冲上来打了我一巴掌。那响亮的耳光将我和贺翔都惊呆了。秀禾还想动手,被贺翔拦住。他将我护在身后,说不要理这个疯子。我们逃跑一般,匆匆撤离。坐进车里,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。贺翔安慰我,我没有理他。这个时候,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。我的心被屈辱和悲哀占据着,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。

第二天,贺翔收到秀禾的短信,她扬言要杀了我,并威胁说如果我们敢结婚,我们的婚期就是她的祭日。秀禾的话让我不寒而栗。我问贺翔怎么办?他仍旧是那句话,她是个疯子你不要理她。我终于崩溃了——我已经听够了这句话。在我看来,今天她能打我一耳光,明天她也许真的会威胁到我的生命。我问贺翔,如果你连最起码的安全感都不能给我,你还能给我什么?(说到这里,午荷的情绪有些激动,白净的小脸涨得通红。过了许久,她才平复下来:“走到这一步,也怪我自己不争气。”)

贺翔是我以前的同事。当时,他是集团副总,我只是一名小职员,虽然时常碰面,但只是点头之交。一年后,我离开那家公司,与贺翔断了联系。今年3月,我们意外在网上遇到了。贺翔约我出去吃饭。作为久未谋面的同事,吃顿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第一次吃饭,贺翔就将他离婚的消息告诉了我。当时,我只是觉得吃惊,他看上去那么年轻,怎么会离了婚而且还有一个儿子?贺翔开始频繁约我。从他的言谈举止中,我感觉到其中掩藏着的深意。我开始用另外一种眼光打量眼前这个男人。35岁,高大英俊,聪明上进,有责任心,更难得的是细心。除开他曾有过婚史,他应该是一个完美的丈夫人选。约会一段时间后,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。我沉浸在热恋的甜蜜中,全然没有想过与一个离婚男人恋爱会有怎样的麻烦。

他的儿子

一开始,我天真地想,只要我用心对待,他的儿子小河应该不会太排斥我。我费尽心思讨他儿子欢心,做饭给他吃,送他去学校,冒雨给他送书……总之,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,我一定会买给他。无论我和他爸爸去哪里玩,我们都带着他。可是,我所有的好意他全然不接受。我一说话,他就发脾气,摔门或者大声吼我。再或者,他会把我当作空气人,看也不看我一眼就直接回房间不理我。

因为担心父母离异对小河性格造成不良影响,我和贺翔专门请来了心理医生为他进行辅导。可是,一点用也没有。他依然我行我素。心理医生反倒建议我不要对他百依百顺,逆来顺受。

每想到这里,我心里便充满了酸楚。我总是安慰自己,既然选择了贺翔,就应该尽力去爱他的家人。可是,我的真心和付出并没有得到回报。贺翔的儿子更加变本加厉地对待我。

一天,家里的座机响了。接通后,我“喂”了一声,对方没有作声。我刚挂断,电话又响了。小河接了过去,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,小河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挂断电话,小河对我怒目相向,他冲我吼道:“不许你再接我妈妈的电话!”说着,居然拿起茶几上的书向我掷过来。我躲闪不及,书重重地砸在我的身上。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我冲进洗手间,将自己反锁在里面大哭了一场。

每次,我跟贺翔说起这些。他总是说,小河还是个孩子,让我不跟他一般见识。可是,我是一个女孩子,我也有我的自尊,我的感受。我心中的委屈向谁诉说呢?

有段日子,我放在家里的照片总是莫名其妙地失踪。我问小河是不是他拿了我的照片,他不承认。但是丢失照片的事情接二连三,连贺翔也怀疑了。最后,在我们的追问下,小河终于承认了。他气呼呼地对我说:“照片是我拿的,我就是不想看到你,你给我滚,就是因为你,我妈妈才不能回家……”听到这个孩子的控诉,我的心碎成了一片片的。为了这事,我的眼泪都快哭干了。

今年10月,小河搬到他妈妈那里去了。临走的时候,他老成地对他爸爸说:“如果这个女人不搬走,我就不回来。还有,家里的财产要重新分割,属于我的那份要转到我妈妈名下来,免得被这个女人占了。”这番话听得我和贺翔目瞪口呆。我们无法想象,这番话是从一个十岁孩子口中说出来的。

有时候,我忍不住想,大人之间的恩怨为什么要让小孩承受呢?孩子还那么小,却每天要听他妈妈要死要活的话。其实,我根本不恨小河,我觉得他也很可怜。他同情他的妈妈,所以他认为如果对我好就是对不起他妈妈。我只是觉得秀禾太自私,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利用自己的儿子,丝毫不关心孩子的身心健康。五一期间,我和贺翔去青岛玩,小河不肯去,说秀禾威胁他如果他去,她就自杀。贺翔生气地说:“如果她想死,早就死了。”然后,小河被他爸爸强拖着上了飞机。结果,整个行程中,小河都沉默不语。我很难想象,他这么小的年纪如何承受这些压力。

在这场拉锯战中,小河是牺牲品,我同样也是牺牲品。

他的前妻

今年4月,有天晚上,秀禾突然找到我,求我放弃贺翔。那时,我对她一点恶意都没有。她要求见面,我便同意了。她看上去很憔悴。她说,她为贺翔做了许多事情,贺翔还是爱她的。只是因为他们的脾气都太倔强,她希望我给他们一次机会。她甚至说他们之间已经不是第一次离婚了。之前离婚后又复婚了。“无论如何,哪怕只为了孩子,我也会拼命保住这个家的。”秀禾说得声泪俱下。我也被她深深打动了。那晚,我同意放弃贺翔。

那些天,我想方设法躲着贺翔。然而,贺翔还是轻易地找到了我。他不由分说地一把抱住我说:“我想让你清楚地知道,我和她之间已经完全不可能了。现在,我只爱你一个。我希望你再也不要轻易离开我!”贺翔第一次详细地跟我讲述他与前妻之间的种种矛盾。贺翔受不了秀禾的强势,离婚之前他们天天吵架打架,已将彼此弄得遍体鳞伤。贺翔疲惫地说那种日子,他一天也不想再过。贺翔的怀抱让我觉得无比的温暖和安全。我重新回到他的身边,并决心善待他的儿子。然而,事与愿违,小河继承了他母亲的恨意……

现在,我已经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。一方面,我深深地爱着贺翔;另一方面,我却无法忍受他前妻与儿子对我的双重折磨。秀禾的威胁让我陷入了无尽的恐惧。你知道,我最担心的是什么吗?我最担心,我和贺翔结婚后,我父母会受到伤害。如果秀禾闹到我父母那里去,我该怎么办?我还担心,以后我怀孕了,秀禾会不会伤害我和孩子?

昨天,我跟贺翔商量。秀禾这样天天发短信威胁我们,我们是不是需要报警。但是贺翔断然拒绝了,他说报警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反倒惹人笑话。问他怎么办,他仍是那句话别理她!他说他会保护我,我不知道他会如何保护我…… (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皆为化名)

坚守或是放弃

午荷反复问我,她该如何是好?周围的朋友都劝她放弃,她不知道该坚守还是该放弃。坚守还是放弃,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。

午荷与贺翔的感情本身没有任何问题。如果被迫中断,两人的内心必将充满了不甘与挫败,午荷将备受情感上的煎熬。如果选择坚守,午荷则必须接受来自贺翔前妻以及他孩子所有的挑战。这种如影随形的压力需要午荷具备坚强的神经。

权衡利弊,然后做出选择。一旦做出选择,就不要轻易动摇。如果选择坚守,午荷必须让自己迅速成熟起来。首先理解贺翔对儿子的态度,他对儿子的宽容基于他的愧疚。在理解的基础上,再建议贺翔注意方式和方法。或者找一个机会和贺翔深入交流一次,告诉他你希望他做到哪些事情。两人最好在这些事情上达成共识。至于秀禾的威胁,不如先放一放,不要过于紧张。不妨在做好预防措施的基础上泰然处之。千万不要事情还没有发生,自己就被吓倒了。

推荐阅读

女性新闻
创新成长
休闲生活
时尚/美体